新闻资讯News

深圳晚报:亲戚眼中的“骗子”成就纳米奇迹

科学怪人王佰忠创业史充满失败和坎坷 深圳晚报记者 刘万专


 每个科学怪人都有一个神奇的过去。玩纳米的王佰忠的商业历史,也是深圳许多科技人员创业的历史,许多与他一样的创业者在深圳起步,商业的孵化成功,使得技术有了用武之地。深圳成为了他们的福地。

  第一桶金来得太快了

  一般来说,人们对科技狂人的印象是典型的宅男,智商爆表,情商负数。不过王佰忠还是颇有点商业智慧。

  1989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广州一邮电所工作,每月拿着不到300元的工资。1991年,不甘平庸的他选择来到蛇口,在当时深圳第一家外资电脑企业——深圳伟创力电脑有限公司工作。很快凭专业技术成为当时的高薪员工,每月拿4000元左右,但是他却意在创业。

   王佰忠自己做过小生意、教过书、上过培训课,同时他还开始卖起了电脑及配件。

  连他自己都始料不及的是,电脑培训为他赚到下海中的第一桶金,一切来得那么快、钱赚得那么多,让他自己都有点“受惊”了。

  “那时候,深圳逐渐开始有人卖电脑了。但在深圳真正懂电脑的却是少之又少。因此,我具备了别人所没有的优势。这为我迅速赚到第一桶金埋下伏笔。”王佰忠向深晚记者回忆称,他可以算是深圳电脑培训的“开山鼻祖”。中华职业教育、爱华、环球以及美芝等当时深圳最有名的几家电脑培训和科技公司,都曾纷纷请他前往培训授课。

  “发挥自己的特长,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这个观点应该谁都明白,创业的人更应该具备这样的素质。”王佰忠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当时是深圳电脑培训界的“知名人士”,所以很早的时候他就拥有了自己的“个人品牌”。1994年,他抓住了一个契机,把整个宝安区的24家中学的电脑配置业务全接了下来。仅这一次,他就赚到了几百万元。

  债主上门恨不得跳楼

  但很快商业上的厄运就来了。1996年上半年,王佰忠倾尽所有的积蓄,投资成立了一家实业公司。当时他花了1000万元成立了计算机学校,可是由于政策和市场等诸多的因素,他的学校很快就办不下去了,1000万元的投入顿时化为泡影,还欠下了两百多万元的债务。

  “那时候,我刚结婚不久,孩子也很小。债主们天天上门来要钱。无奈的困窘生活导致后来妻离子散。这两年中,我经历了别人可能一辈子都经历不到的悲欢离合,体会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王佰忠说, “那时简直心如死灰,我甚至都想过跳楼。”

  1996年下半年,王佰忠选择了离开深圳远走新加坡。

  “我到新加坡其实不是留学。只能算是去半工半读,积累沉淀自己而已。当然,也是为了再次创业打基础。”王佰忠告诉深晚记者,他到新加坡后进入实验室。这一次,他接触并掌握了国际先进的纳米热能技术。

  一个失败的电脑商人不见了,但多了一个高科技产业的未来领军人物。

  当纳米概念做大时,王佰忠就瞄准了这项高科技,不过这次他不可能再依靠初来深圳的草莽之气行事了。纳米也不是一所电脑学校,他要面对更大的挑战。

  1999年,王佰忠带着先进的技术和资金回到深圳,他的一切仍然要从头开始。到深圳后,王佰忠用自己在海外“半工半读”的积蓄先还清了所欠的债务,买了一部分产业。这一次,他接受了以前的教训,再没有贸然地去投资创业,而是选择了给人打工。

  王佰忠为一些大型企业做技术顾问,并不断寻找再次创业的契机和市场。

  瞄准纳米第二次创业

  2000年,王佰忠只身一人徘徊在华强北了解市场,发现这里的数码产品与IT行业每3天就有一项技术更新换代:“深圳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自己干着急,又不知从哪里开始创业。”望着街头柱子上闪闪发亮的灯泡,一时感到很有些落寞的王佰忠,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念头:“爱迪生发明钨丝灯泡已经100多年了,至今还为马路照明服务,我能不能发明一种新材料来替代钨丝发热发光呢?”灵感一来,王佰忠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回到出租屋后他便马上开始谋划起了自己的“纳米王国”。

  那几年国际上连绵不断的战争让他意识到,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冲着能源去的,每个国家都面临着能源的危机。能源必将成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宠儿”,而如何节约能源是每个国家难以回避的问题。纳米为能源服务就会形成鲜活的市场。王佰忠便以纳米热能作为突破口进行二次创业。

  之后他终于独自研发出了钛纳米金属电热材料,2006年,他成立了王博纳米科技公司。在华强北有了属于自己独有的一席之地。

  不过,王佰忠在刚做纳米产业时可没那么容易,还一度被人当成骗子。自从社会上兴起“纳米热”以来,无论是商家,还是公众,都盼望分享一下“纳米红利”。搭上纳米的王博公司成长的十数年里,王柏忠的纳米科技甚至他本人,都曾被视为骗子一样的角色。

  在当年王佰忠去申请一项政府项目时,一些高端权威的科学家相当怀疑他的初衷。他们认为这个人纯粹是拿着纳米的名字向政府索取“十万元的奖金”。

咬牙坚持闯出一片天

  事实上,不光是权威科学家认为这个“科学怪人”有点像骗子,连王佰忠的亲友,也曾这么觉得。因为王佰忠的发明要实际应用化并不那么容易,看起来更像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最初他预计的是两年内科研成果就能搞出来,并且可以批量生产。但想不到的是,3年过去了,科研项目的进展仍然停留在实验室里。“搞自主创新的科技研发,其实就是一个烧钱的过程。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现实依然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王佰忠回忆说。

  不过因为他相信项目的价值,最终选择了坚持。2003年,王佰忠毅然卖房押车,继续投入资金进行研发。实在没钱了,他就找亲戚朋友去借。此后,技术依旧不够成熟,他就去借3分利息的高利贷。

王佰忠又一次陷入资金短缺、负债累累的困境。亲友也觉得他是骗子而不再借钱给他。

  还好上帝终于给他开了一扇窗。2004年,王佰忠的纳米热能技术终于宣告成型。很快,他的技术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同,金融机构开始向他频频抛出橄榄枝。

  有了钱,王佰忠的发明也爆了棚。自2006年以来,他的公司已成功研发出多种纳米热能发热材料和100多项专利以及高标准通过各权威检测部门的各项检测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