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News

王佰忠:十亿分之一米微观世界的财富

《南方企业家》 2010年8月20日 作者:紫 岳

   中国对纳米科技的重要性已有较高的认识,想方设法从经费上给予了一定的支持。从八五九五开始就设立了攀登计划项目和相关的重点、重大项目。尽管如此我国通过这些项目对纳米科技领域资助的总经费才约相当于700万美元,与发达国家相比,投入经费相差很大。

      纳米如此之小,不管使用何种方法观察,只要它离开视野就再也找不到。然而王佰忠却在相当于棒球场中寻找一颗落下的砂粒一样,找到了开启财富的钥匙——纳米。
     “
我是纳米,NANO Kingwang)!王佰忠并非是在开玩笑,他用这样一句话,肯定着自己和这个朝阳产业。

“我是纳米!”

    王佰忠的想象力和审美力,的确在科学研究者队伍中是少见的。而他的身份是一个高新科技产业公司的董事长。
     位于深圳龙岗靠近海边的一块幽静的空阔的山间谷地里,坐落着一群低调而令人惊讶其潜在爆发力的公司。他的“王博纳米投资有限公司”的厂房和实验室也安然静于此。
     从顶楼上,可以看到远处大鹏湾的海水以及更远处的巨轮。
     “现在的一切,在我眼睛里,都是纳米——这些都是我的财富。”王佰忠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已经投入的七千万元投资,他固执而坚定地说:“纳米迟早会变成那艘万吨巨轮一样庞大的——我们的消费者和国家需要这样的技术。”
     留学归来就和这个看不见的“纳米“纠结在一起的科研者,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头衔以及广博的名声,然而许多看到他拥有的智慧和财富的人,却一直将财富和产业组成的瞄准镜聚焦王佰忠,一直对准他和他的纳米。
     纳米,科学家们在米、分米、厘米、毫米、缪米、纳米、皮米的度量系列里,王佰忠在深圳甚至广东省,拥有了这个序列里的一个称号,纳米“王”。
     纳米技术必须产生在一个纯粹的空间里,之后在各种各样的技术运作中进行粘连,之后改变了物质的形态和功能——这如同王佰忠喜欢纯自然的美食和美好的摄影一样,这是需要纯粹的心态来做的事业。
     “我只有一米七的身高,由纳米组成。我定会让我的纳米成为我,以及我们国家需要的人的财富。”
     “那么,你和你的技术能值多少钱呢?”
     王佰忠给了一组数据,展示着纳米技术的前景与钱景:
     准确控制原子数量在100个以下的纳米结构物质,市场规模约5亿美元;
     生产纳米结构物质,50~200亿美元;
     大量制造复杂的纳米结构物质,100~1000亿;
     纳米计算机,2000~10000亿;
     验证出能够制造动力源与程序自律化的元件和装置,60000亿。
     王佰忠扭身从他制造抛弃了传统的电热器的热水器,用纳米玻璃管和发热装置六秒钟就沸腾到100度的饮水机里,取出一壶水泡茶。说:
      “我要从这十亿分之一米长度的小东西里挖出金矿。”

    王佰忠的纳米世界
      让我们先说说什么是纳米,这位在中国屈指可数的纳米领袖的金矿到底是怎样的。
      纳米,英文nano,纳米是一个度量单位,1米=1000毫米,1毫米=1000微米,1微米=1000纳米。如果让这个世界能够公平地分一个东西,纳米技术可能是最公平的工具之一:
     纳米技术可以把一粒直径6毫米的昂贵的钻石细化成216万亿粒细微粒子——这样,全世界每人可分到4万多粒。
     和一般的公司董事长宽大整洁、一尘不染的办公室不同,王佰忠的办公室几乎被电线、电路板、各种型号的管子、显微镜以及各种被解剖的产品充斥着——它显得更像一个科学家改变世界的魔术般的实验室。而王佰忠也似乎与一些企业家有所不同,他嘴巴里蹦出来的人名,往往都是十几年来在全球纳米科技领域处于研究领域领袖地位的人物。
     就在《南方企业家》采访王佰忠董事长前几天,相关领域爆出了一个大新闻,在全球集成电路存储器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无锡海力士恒亿半导体有限公司迎来了又一次产品技术升级的机会。海力士增资11亿美元实施44纳米技术升级,用于扩大44纳米产品的产能。
     据了解,海力士已成为中国国内技术最先进、产能最大的半导体生产企业。经过三期投资,海力士—恒亿投资总额达70亿美元,技术水平从初期的90纳米、66纳米升级至44纳米的全球领先水平,12英寸晶圆产能也从初期的月产1.8万片提高到目前的18万片。他们预言自己到2012年实现千亿元产值规模。
     王佰忠笑着说:“我是纳米。”
     我们几乎无法以目前拥有的财富来衡量王佰忠的地位,然而他在纳米行业所占据的位置,却已经和为数不多的同行站在了前几把椅子前。
     在深圳市,甚至在广东省或全国来说,王佰忠的公司显得有点孤独,因为在纳米科技产业,他是惟一的一个。但这并没有造就王佰忠因为掌握科技技术财富而产生的傲慢。相反,在其公司成长的数年里,他的纳米科技和他,几乎被视为骗子一样的角色。
     在当年王佰忠去申请一项政府项目时,被一些高端的科学家认为是拿着纳米的名字索取“十万元的奖金”——而王博公司已经投入了数千万元研发资金,门口停着的汽车的四个轮子,远远超过了十万元。
      这种不被认可的孤独很快就结束,王博公司的专利技术得到了深圳市政府相关机构的重视。
     深圳市王博纳米热能技术有限公司研发始于1996年。2006年王佰忠携带纳米技术正式成立王博纳米科技公司。王博依靠自主知识产权和自有资金,始终专注于电-热转换技术的研究与核心总成的应用推广——他企图以纳米科技在科学领域的革命,掀起一场在纳米应用方面的革命性。
     “纳米技术是颠覆性的技术,在未来,纳米技术和基因技术以及互联网技术成为领袖行业。”王佰忠说。
     截止目前,王博公司已成功研发出多种纳米热能发热材料和专有技术,包括五项发明专利和40余项实用新型专利,其水平均居世界领先地位;已同包括中国地质大学在内的海内外多家专业机构或企业建立了技术与市场开拓的互惠合作关系。2008年深圳市科技研发资金计划项目安排中,应用了王博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的“液体加热装置”项目被列入非共识技术创新项目计划,获得非共识技术创新项目资助,此次深圳市仅有五家高新技术企业获得此项资助。
     王博公司在王佰忠的领袖之下,已经在南澳核电站附近的这个龙岗高新技术园准备储藏着裂变的能量——王博已经拥有各类技术、设计、制造及管理人员200多人。注册资本7210万元和陆续的投入,已经让王博公司拥有12000㎡的加工基地、3000㎡的研发实验室,成为中国同行企业中少有的拥有大型综合性设计、生产及科研基地的高科技企业。
     根据《南方企业家》进行的相关搜索考证发现,至今为止,王博公司在人才规模、应用业绩、技术创新成果、品牌知名度等方面均为中国同行科技企业之首。
     似乎是为了佐证这样的判断,中国军方空军代表6月份在深圳市军工办领导陪同下,专程考察王博公司,在王博公司几乎大门紧闭的军备纳米技术实验室里,董事长王佰忠、董事彭启智为军方展示了王博公司运用纳米技术的“飞机瞬间除冰技术”;此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技术军官在深圳市军工办领导陪同下考察王博公司,现场体验了王博公司专为部队后勤开发的多款产品。据悉,军方已有多个单位对王博公司的技术表达深厚的兴趣,愿意大规模采购王博的产品提高部队装备水平。
     王佰忠的发明和迅速转化科技的能力,也得到了来自美国等地的科研机构青睐。功利而且现实的国外研发者的确将瞄准镜对准了王博公司。
     王博公司实验室一楼一个巨大的房间里,巨大的反应釜安静地矗立着。“那是纳米材料诞生的地方。”王佰忠说。
     王博公司生产的纳米技术的饮水机等核心的纳米管,就是在这里面,以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动作,在固体表面提取、搬运、堆积原子,建立原子尺度大小的图形和结构,转移到一根根玻璃管上,变成六秒钟就可以喝到不重复沸腾热水的热水器和饮水机。
     王佰忠打算用3到5年的时间逐步建立并完善纳米热能基础材料实验室、医疗设备热能应用实验室、航天、航空热能应用实验室、军备热能应用实验室、热能发动机实验室、热电技术实验室、民用电器热能应用实验室等七大实验室,加大科技开发力度,组建股份公司上市,对股份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进行改造、整合,最终形成包括民用电热器具生产、军用电热器具生产、航天航空电热器具生产、医疗电热器具生产等几大产业集群;
     去年11月,王博首席工程师王佰忠被国家知识产权局评定为“建国六十周年百名优秀发明家”,其发明专利也被收录入知识产权出版的《中国专利发明人年鉴》。
     王董事长发明的钛纳米发热材料,高效安全、节能环保,以实用性、创新性、新颖性三大特点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年鉴》顾问及编辑委员会慎重选拔,本人则入选为“建国六十周年百名优秀发明家成就展示”的百名优秀发明家之一,是继2008年获深圳市非共识技术奖后的又一次殊荣。
     王佰忠希望不久,他的技术能够颠覆与人息息相关的产品构成:纳米技术的电—热转换在热水器,饮水机,电磁炉,取暖器,浴霸,电熨斗,电吹风,电火锅,豆浆机,电饭煲等产品已经获得进展和使用。纳米热能饮水机已研发成熟可产业化。
     “我们提供100%纯开水,独特的技术决定了我们的饮水机绝对不会提供未经烧开的水。无内胆结构,使用管道式加热,热效率高达98%。”
     “你还想使用满是水垢的内胆结构的饮水机吗?”王佰忠手里拿着纳米管和传统内胆的实物解剖部件问。
     在王博公司拥有的发明专利中,任何一个产业化,就足够让人们在对比中抛弃过去:电热蒸,汽发生器,防止饮用水二次污染的饮水机,可以改变空调现在模样的加热体材料……
     “我想告诉大家,纳米距离我们是如此之近”,王佰忠说,比如,纳米技术还使珍珠粉直接透过皮肤吸收成为可能。纳米珍珠粉的平均直径仅为毛孔直径的万分之一、更是毛细血管末端的四分之一到八分之一。将纳米珍珠粉直接涂抹在皮肤上,按摩片刻,粉体透过皮肤毛孔很快被吸收了——这正是纳米的神奇之处。
     纳米:惊人的“新技术财富”
     王博公司董事长王佰忠跃身进入了超越原子尺度的纳米世界,并找到为人们使用纳米并创造财富的方法。他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大门,正在被这个十亿分之一米长的“纳米钥匙”打开。
     纳米这一度量单位正在成为改变世界的一把“新尺子”。它被认为是本世纪最核心的技术之一。美国《商业周刊》将纳米科技列为21世纪可能取得重要突破的3个领域之一(其他两个为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从外星获得能源)。
     “自然界本身就是一个完美的纳米系统。”这是198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来自瑞士的海因里希·罗勒博士关于纳米的描述。王佰忠说,“包括我在内,谁掌握了纳米技术,在纳米技术应用领域,就可以成为核心的领袖。”
     据不完全的资料统计,目前中国国内已有50多所大学,中国科学院的20多个研究所,300多家企业在从事与纳米科技相关的研发,毫无疑问,国家重视之下,纳米技术改变人们的衣、食、住、行、医疗等各个方面的全新工业革命似乎为时不远。
     各国政府为了抢占纳米医学与纳米生物技术的制高点,纷纷斥巨资推进纳米医学的研究和开发。美国2004年宣布启动“肿瘤纳米技术”,成立了“肿瘤纳米技术联合会”;同时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出资在美国建立了8个专门从事纳米医学研究的纳米中心。纳米药物研究也成为日本、德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的新热点。“十五”期间,我国利用 “973”和“863”计划,部署了多个纳米医学和纳米药物的研究项目。
     据了解,当前纳米技术的研究和应用主要在材料和制备、微电子和计算机技术、医学与健康、航天和航空、环境和能源、生物技术和农产品等方面。用纳米材料制作的器材重量更轻、硬度更强、寿命更长、维修费更低、设计更方便。利用纳米材料还可以制作出特定性质的材料或自然界不存在的材料,制作出生物材料和仿生材料。
     王佰忠给出的纳米技术前景与财富表已经达到了十数万亿美金的潜在市场。美国权威机构预测,2010年纳米技术市场估计达到14400亿美元,纳米技术未来的应用将远远超过计算机工业。
     在其他领域,纳米复合、塑胶、橡胶和纤维的改性,纳米功能涂层材料的设计和应用;纺织、建材、化工、石油、汽车、军事装备、通讯设备等领域因纳米而引发的材料革命,将接踵而来。
      目前,在我国,以王佰忠为代表的以纳米材料和纳米技术注册的公司有近100个,建立了10多条纳米材料和纳米技术的生产线。从事与纳米科技有关工作的人员约5000人。纳米布料、服装已批量生产,电脑工作装、无静电服、防紫外线服等纳米服装都已问世。在纳米材料及其应用、隧道显微镜分析和单原子操纵等方面,某些领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王佰忠引用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斯托默的话说,纳米技术给了我们工具来摆弄自然界的极端——原子和分子。万物都由它而制成……创造新事物的可能性看来是无穷无尽的。”
     中国已经意识到了纳米科技的重要性,从“八五”、“九五”开始就设立了“攀登计划”项目和相关的重点、重大项目。尽管如此我国通过这些项目对纳米科技领域资助的总经费才约相当于700万美元,与发达国家相比,投入经费相差很大。
     王博公司董事长王佰忠跃身进入了纳米世界,并找到为人们使用纳米并创造财富的方法。他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大门,正在被这个十亿分之一米长的“纳米钥匙”打开。
     纳米如此之小,不管使用何种方法观察,只要它离开视野就再也找不到。然而王佰忠却在相当于棒球场中寻找一颗落下的砂粒一样,找到了开启财富的钥匙——纳米。
     “我是纳米,NANO King(wang)!”王佰忠并非是在开玩笑,他用这样一句话,肯定着自己和这个朝阳产业.